04版:综合 PDF版
标题导航
·红色圩场那片沙滩2019-09-25
·唱响祖国2019-09-25
·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有感2019-09-25
·图2019-09-25
 
新闻检索 往期回顾
红色圩场那片沙滩
新闻作者:王樟生  发布时间:2019-09-24  查看次数:


红色圩场那片沙滩


■ 王樟生(草林中学)

   “天边的彩云下是我的老家,我在远方眺望着她,河滩上萦廻我童年的梦,小树林伴随我茁壮长大……”一首韵律悠长的歌曲《老家》把我带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土——红色圩场下街口沙滩边。左溪河源远流长,几百年左拐右突,成就了下街口数百亩的沙滩,幸亏上方那片树林改变了河的走向,保住了我出生在沙滩边的店房,牙牙学语时听到了新中国站起来的铿锵脚步声,我和发小在沙滩上翻跟头、玩倒立、摸鱼虾,在树林里捉迷藏,捕麻雀、逮鸣蝉,情趣盎然,好不自在。
  初谙人生的懵懂童年,我缠着爸买小人书《天鹅宝蛋》,身无分文的穷爸手执竹枝追打我,树林的虬枝密叶让我躲过了一场小屁股疼痛的劫难;浅水里玩够“狗刨水”,便光着身子在沙滩和树林里追逐嬉闹,直到暮霭沉沉,街口传来妈急促的呼唤,才赶紧拾起衣服回家吃“夜”……回忆如昨,我忆起了更让我刻骨铭心的两桩事:
  新中国第二年,土改复查运动风起云涌,斗地主庆翻身正如火如荼。阳春三月,还没走进校门念书的我目睹了贫苦农民扬眉吐气的一幕。发小“头领”长我五岁的春古“率领”我、草蝈儿、鼻涕虫、检古等伢仔在河滩上面打沙仗,突然瞥见街口一群戴红袖套的年轻人(后来才知是农会民兵),一个个扛着杉木奔向沙滩中心,我们睁大眼睛看,不知道搞啥名堂,民兵后面跟着一个敲大锣的扯着嗓子喊:“开群众大会了,公审恶霸地主啰!”喊声惊动河两岸的民众,成群结对的水北的男女老幼,小心翼翼地跨过刚解放时建的简易桥(次年被洪水冲垮)来到了沙滩上。发小们似离弦之箭,抢在了人前。只见沙滩中央,民兵搭好了会台,两个荷枪实弹的解放军飒爽英姿站在台的两边。我们小伢仔投胎问世以来初涉这壮观场面,甚为兴奋,台前上方悬挂着白色黑体字的横幅,“草林区公审恶霸地主大会”赫赫醒目。(主席)台上已坐好了区政府、农民协会干部,半个时辰,街口人如潮涌,沙滩上人山人海,波澜壮阔的沸腾场面,令在场者群情激昂。这时候,树林边响起了杂沓的脚步声,两组民兵分别押着两个肥头胖耳的坏蛋似旋风一般冲来,然后将他俩弄至台上下跪,这时台下响起排山倒海的口号声:“打倒恶霸地主,穷人翻身解放……”“拥护共产党,向地主讨还血债……”我们也跟着高声呐喊着。
  斗争大会开始,一个干部拿着喇叭筒,高声宣布恶霸地主的罪行后,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上台控诉恶霸的滔天罪孽,接着一批批穷人上台将恶霸地主压榨剥削穷人、逼得个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惨境淋漓尽致地诉说,沙滩上许多人感动地泪如泉涌,会场上一片啜泣声、口号声此起彼伏。过了晌午,公审结束,愤怒的口号声仍然撼天震地。两恶霸被解放军和民兵押往树林,“砰砰”枪响掠过树梢,我们小伢仔震得楞了一下,好奇心使我们钻出散会的人群,一同往枪声传来的树林跑去。哇,俩坏蛋脑浆迸裂倒在树兜下,胆壮的春古哥仿佛也有深仇大恨,吐着口水骂着:“该死!”我们这些小老弟也附和着跺了跺脚,像尸首方向汩汩地撒尿。曾听过迷信的人讲,人死会变鬼。屁话!第二天我们照样在沙滩上树林里痛快地遛来转去,鼻涕虫给我们黄瓜啃,坐在那棵树兜旁,大伙吃的呱唧呱唧响。不久还开过两次公审大会,照旧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上学念书后才明白,自从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转战至草林,点燃了红色圩场的革命烈焰,泥腿子扛梭镖背鸟铳,斗地主分浮财,烧毁恶霸镇压民众的炮楼碉堡,穷汉们昂首挺胸,浑身是劲。翻天覆地闹革命啦。
  秋收过后的一天,发小们正在嗤溜溜爬树,突然那边传来在看牛的检古呐喊:“快来看戏,有戏看了!”于是,我们像一只只小豹子撒腿朝大会台方向拼命窜去。果然台两边木桩上拴着一幅硕大白帆布,这啥玩意,在圩场是破天荒地出现?我忆起前些日子在县城工作的表哥曾绘形绘色给我讲述过县电影院,票价五分,银幕(即如今悬挂的帆布)上的人活灵活现地说唱,神了,不过我还是云里雾里,今晚可得美美地一饱眼福。在发小跟前,我卖弄起先知先觉:“不是看戏,是看电影!”检古抢白:“我们这里电灯都未看过,哪有什么电影?”“我表哥说,电灯电影两码事,县城一解放就有电影看啦!”发小们半信半疑,朝银幕干瞪眼。然后绕着银幕转了几圈,乍也不信布上会有人出现。这时两个穿中山装的工作人员,骑着装有大箱子的自行车赶来,把箱里的机器(放映机)摆上方桌,我们左摸摸右按按这黑乎乎的东西,年轻一点的工作人员(放映员)呵斥道:“小孩子别乱动,回去早点吃晚饭看电影!”伙伴们欢呼雀跃回家而去。
  小心眼的我却悄无声息地站着,因正月初在万寿宫观看农民剧团“闹新春庆解放”演戏的时候,我姗姗来迟坐在了最后,看不清听不明,扫兴,于是我索性躺在最前排的木头上,占着多个座位,哪知道,一整天玩累了的我,竟瞬间进入梦乡。
  待大喇叭“唱”起歌,我被惊醒,睁开惺忪睡眼。见妈抱着我,爷爷奶奶和爸爸都坐在旁边,我撂开胸前的肚兜,倏地跳出妈的怀里,妈问:“晚饭没吃,饿吗?”“不饿!”有电影看我可顾不了那么多。发小们坐在后面,递给我一个煨红薯,连煨焦的皮我都囫囵吞下,忘了谢谢。
  看电影,对于我们这些伴随着新中国诞生的娃儿,甚而在红色圩场土生土长、鬓须皆白的翁妪来说都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先是一个干部作什么保卫新政权,发展生产的报告,我们等得心急火燎,待干部话音一停,一束雪亮的光束射向银幕,映出三个大字,后排的人便念出“白毛女”,我眼都未眨一下,看到地主黄世仁脸带奸笑却人面兽心,凌辱丫鬟喜儿,逼得喜儿逃出虎穴狼窝,躲进深山老林,连黑发也变白了,我摩拳擦掌,妈妈见我如此激动,连忙问我:“你怎地?”我咬牙切齿地嚷:“我恨地主,尽欺负人!”当喜儿血泪控诉黄世仁时,沙滩上,坐在银幕背面看电影的观众,情不自禁的吼起:“打倒恶霸地主,推翻旧社会,穷人才得解放!”我盼自己快快长大,去当解放军,把坏蛋全抓起来崩了!从此,嫉恶如仇、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的念头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潜滋暗长,生根开花。
  改革开放后,电影电视事业飞速发展,影视空间里异彩纷呈。观看影视乃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再精彩的影视片,再舒适的观影场合,我却觉得没有解放初坐在沙滩依地排列的木头上看露天电影那样令人回味,令人陶醉,令人久久难以忘怀。
  大炼钢铁的跃进年代,沙滩上的树林被砍伐投进烈火熊熊的高炉,成了光秃秃的一片废墟;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在政府号召下,老家的人们备战备荒,在沙滩上种上水稻和蔬菜,遇洪水袭来,淤泥满滩,他们便没日没夜的排涝清淤,年复一年,老家在困苦中折腾。改革开放给红色圩场带来勃勃生机。但那时我从“萍乡煤矿学院”毕业分配至淮南煤矿工作,久违了老家,退休后返县城居住,恰逢新中国70周年大庆,已近耄耋的发小盛情邀我回老家叙旧游览,精神矍铄的儿时伙伴领着“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我踏上阔别的老家故土,只见七十年前的穷乡僻壤变成了富庶美丽的新农村,旧貌新颜已天壤之别,毛泽东旧居正辉映红色圩场革命的史页,修饰得古色古香的簇新街道与左溪河长堤平行延伸至沙滩外,六桥横跨南北,站在老家门口极目四眺,一排排新建规划合理、绿色宜居的深山搬迁移民家苑,鳞次栉比的农家小洋楼犹如众星捧月密布在移民村周围,家家门前杨柳依依,瓜果飘香,一辆辆崭新锃亮的小车停靠在进村道路两旁。徜徉至沙滩中央,占地数十亩的红色圩场明德小学和刚竣工开学的第一所乡镇中心幼儿园矗立在眼前,少先队员列成方阵肃立在旗坛下,齐刷刷地举手行队礼,我们这些历经沧桑的老人不由得驻足向五星红旗行注目礼,伴随着雄壮的国歌,五星红旗迎着朝阳冉冉升起,高高飘扬在沙滩上空。

 

CopyRight 2009-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今日遂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遂川网 | 备案号:赣ICP备10000929号